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栏目:秘闻 来源:WEB开发网 时间:2019-10-24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日月如梭,不觉中人间已过千年。一日石矶正在宫中闲坐,忽听下界传来一声巨响 ,没多久月宫也跟着晃了晃。石矶娘娘大惊,快步走出宫门,只见下界传来两束金光直穿天界。正惊异间,婵玉飞身到石矶娘娘面前,急声说:“娘娘,巨石裂开,刚才的响声就是石块裂开时发出来的 ,石卵也从石块中蹦出,现在已经化身为一只猴子了!”

石矶一听,忙和婵玉一起飞到高处,扒开云层向下看去,果然石头已经完全裂开,一只猴子正运目观看天上,两道金光就是从石猴双目放出。石矶总算放下心来,石卵已经安全出生,以后就好处理了。可又想这样大的动静,肯定会惊动天庭,一定会带来麻烦,还是要小心从事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此时灵霄宝殿传来急促的召集钟声,众神听后都急忙赶去。石矶忙交代婵玉继续去查看,自己也来到灵霄宝殿。大殿上已经聚满众神 ,正叽叽喳喳的议论刚才的事情。不一会玉帝升座,刚才的巨响和金光,也惊动了玉帝。玉帝问:“下界出了什么事?谁可以告诉朕?” 一时无人应答。玉帝便说:“千里眼、顺风耳立刻去南天门外,查探清楚回报。” 俩神领命朝宫外走去。石矶想必须赶到他们前面 ,和他们打个招呼,也急忙闪身离开。

千里眼和顺风耳刚出了南天门。石矶娘娘便出现在前面,他们兄弟也是截教出身,原是梅山的桃精、柳怪名为高明、高觉,和石矶娘娘在封神前就认识。石矶便假装只不过是偶遇他俩,便问他们去做什么事,高家兄弟自然实话实说,一则双方本就是同门,二则石矶如今是天庭里统管月宫的太阴娘娘,身份地位可比他俩高多了。

石矶听后便说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这只猴子和我有些渊源,还请两位同门能在玉帝面前回报时候暗护一二。” 高家兄弟早就听说过太阴娘娘托人关照下界一块石头,也知道石矶来历,猜想必是石矶的什么亲朋好友,当然他们绝想不到是石矶之子。因份属同门,也不想得罪太阴,她现在可是王母娘娘驾前红人,于是满口答应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千里眼、顺风耳别过石矶来到南天门外,看的真,听的明,须臾回报玉帝道:“臣等奉旨观听金光之处,有一座花果山,山上有一仙石,石产一卵,见风化一石猴,在那里拜四方,目运金光,射冲斗府。如今服食水果,金光已经渐渐消失,没什么大事了。”玉帝便道:“下方之物,也是天地精华所生,不足为异,就随他去吧。” 如果高家兄弟此刻一顿乱说,引起玉帝注意,估计刚化身的石猴当时就被除掉了,那有后来无限风光。幸得石矶事先防护,算是躲过一劫。

石矶见天庭暂时不会追究此事了,便飞身到花果山,她在这千年中一直关心这里,时常偷偷下来走动呵护石卵,自然熟门熟悉路。石矶在空中见石猴正和山中的野猴一起玩耍,便落下云头,变身为山猴混进群猴。石矶知道山上有一很好的山洞,便引导群猴来到水帘洞前,并倡言:“谁敢进去又出来,我们就奉他为大王。” 石矶知道别的猴子绝对没这份胆量,石猴毕竟是有根基的、有灵性的,一定会自告奋勇前去探查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石猴果然如石矶娘娘所愿,挺身而出,冲进瀑布。石猴进出水帘洞,毫发无伤,于是在石矶化身的猴子拼命鼓动下,群猴把石猴捧为了美猴王。石矶见事已经安排妥当,就抽身回转天庭。回到月宫后,交代婵玉、青云、碧云三人还是要轮流观察石猴免得出了意外。三人领命,商量了排班时间,轮流暗中护卫。

转眼几十天过去了,石矶娘娘忽然心神一震,突然想到天上一天,人间一年,石猴孩儿已几十岁了,阎王说不定随时就要去勾魂了。可她和地府没什么交情,这就麻烦了,石矶苦思对策。忽然想到地府是归东岳大帝黄飞虎所管辖,可自己又和黄飞虎也没交情。再一细思,对了,何不把黄飞虎夫人调来当自己助手,她现在不过是坎宫里面一个普通的貌端星,地位自然比不上堂堂月宫之主的助手。虽说天庭不许有夫妻生活,但前世的感情、亲情依然存在,相互间会彼此照顾和来往。只要不违犯天条,天庭是不予干涉的,神仙也要有人情交际的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石矶娘娘一想好,便来到了东岳泰山去见黄飞虎。黄飞虎闻报,觉得意外,自己和月宫平素没有什么来往,太阴来干嘛呢。但两人各自执掌一部,级别相当,便出门相迎。礼毕黄飞虎便问:“娘娘大驾光临,想必有什么指教。”石矶说:“你是大帝,小神怎能有什么指教 。只是我那里需要个助手,有意调尊夫人过去,但不知大帝意下如何。”

黄飞虎一听,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自然是求之不得的。自己虽是东岳大帝,但主管人间和地府,天庭里可没什么话语权。自己出身人教,夫人却在截教斗母手下,虽不至于受到欺负,但也不会得到什么特别照顾。如果给月宫宫主做助手,那自然是好多了,便说:“如此当然很好,只是斗母会同意吗?” 石矶娘娘道:“自然没有问题。” 飞虎大喜:“如此有劳娘娘了。不知在下可有什么效劳之处?” 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石矶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主动示好,自然是有事要求于飞虎。黄飞虎心中雪亮,就主动问及。

石矶娘娘也不客气了,便说:“是有点事要麻烦大帝。” 飞虎:“请说无妨。” 石矶就说想知道石猴有多长的寿命,并明说这猴子和自己渊源很深。黄飞虎一听,当即命人从地府把猴类生死簿拿来,并找到石猴,见上面写着:花果山天产石猴,活该一百四十二岁。

飞虎便说:“石猴还有几十年可活,娘娘不用担心。” 石矶:“大帝,能否延长一些年头?”飞虎:“增加一些自然可以,不过我的权限最多加两百岁,超过两百岁必须报玉帝批准。娘娘觉得如何办?”石矶只好说:“那就加两百再说吧,我再另想良策。” 飞虎便把石猴寿命改为三百四十二岁,叫人把生死簿送归地府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石矶事已办妥,谢过黄飞虎,便告辞离开泰山。不久后石矶便把黄飞虎夫人从坎宫斗母金灵师姐处调入月宫,斗母金灵自是毫无异议。要是没石矶在此延长石猴寿命,石猴哪有时间去寻师修道,勾魂使者早把他的魂魄押送地府,那时他法术全无,只有束手就擒、呜呼哀哉的份了。

石矶还是不放心,心想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还是必须让石猴去求仙修行。于是又化为猴子来到花果山,刚好看见石猴和几只猴子围着一只死了的老猴子悲切。石猴正在说:“以后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衰老而死。这可如何是好?”

石矶心想这个倒是引发他求仙学道的好机会,忙走过去对石猴说道:“大王若有这般远虑,真是道心开发了!三界之内,只有三等人物,不归阎王老子所管。”石猴道:“你知是那三等人?”石矶道:“是佛、仙、神圣三者,跳出轮回,不生不灭,与天地山川齐寿。大王只要找到他们学得大道,自然可以躲过轮回。”石猴问:“到哪里可以找到他们呢?”石矶回答道:“他们居住在漂浮世界之中,古洞仙山之内。用心诚意去找,自然能找到的。”

石猴听了,满心欢喜道:“那我明日就告别你们下山,云游海角,远涉天涯,找到这三种人,学一个不老长生,躲过阎君之难。” 一般猴子哪有这样的见识,只是石猴当时道术未成,智力有限,不能察觉出来有异。石猴本有灵根,自然一点就通,立马便准备漂洋过海去寻求仙术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石矶娘娘引发了石猴寻仙求道之心后,便返回月宫。但该给石猴找个什么样的人做师父呢?石矶娘娘便又开始盘算。以猴子的出身,阐教以名门正派自居自然不会收他这只猴子为徒。西方佛教应该也不太可能收的,再说佛教清苦,石矶也不想让石猴跟着受苦。天下父母心,神仙也一样。

石矶娘娘便想到了原来的截教教主,自己名义上的师傅,通天教主。他号称“有教无类”,什么样的人畜都收。虽然他不怎么爱护徒弟,但本事那还是超一流的。只要石猴稍微跟他学点皮毛,那自保就绰绰有余了。可自从鸿钧老祖把通天教主带走后,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,到那里才可以找到他呢?看来只有去找大师姐金灵圣母了,她或许知道,毕竟她是通天教主最为得意的心腹弟子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于是石矶娘娘来到了坎宫。斗母金灵圣母见到石矶,便说:“妹子,无事不登三宝殿,想必又有什么事了吧?”石矶:“大师姐,看你说的什么话,上千年的交情呢,来看看你成不?再说就算有事找你也是应该,谁让你是大师姐。” 圣母笑了笑:“就你会说,那直说吧,什么事?” 两人自商朝结识已过千年,早已是情同姐妹,无话不说的了。

石矶也不客气,直接问:“许久没师尊通天教主的消息,师姐知道吗?” 圣母看了看石矶,问:“你怎突然问起师尊了?” 石矶:“大师姐,确实有事相求,你就告诉小妹吧!” 圣母也知道石矶为人善良稳重,便说:“我告诉你,你可要保密,师父目前在一个隐秘地方精修,不想外人知道,三界中没几个人知道。要是泄露出去,说不定带来大祸事,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你是知道的。”石矶说:“大师姐放心,小妹怎敢乱说。小妹还要请师姐帮忙呢!” 石矶把石猴之事说了一遍,并请金灵圣母帮忙让通天教主收猴孩子为徒。

花果山石猴出世,石矶娘娘暗中护佑,相助石猴称王,太阴求飞虎

金灵圣母听完,心想这个猴子和石矶必定有很深的渊源,不然她也不会这样急迫地来找自己。听她一说,又觉得石猴既然是天地所生,想必以后大有作为。再说通天师尊很久没遇到过资质甚佳的人,不妨让猴子去试试看,说不定师傅青眼有加呢。

圣母打定主意,便对石矶说:“既然这样,我可以把师尊居住地告诉你。不过必须保密,此事只你我知道,绝不能让他人得知,否则要出大祸。”石矶自然应诺。圣母道:“ 师尊在西方一个隐秘的山中修行并收徒,已经改名为菩提祖师。你可以指点石猴去试试看,能不能让师尊收下,就看他的造化了。” 接着圣母把去的道路详细告诉了石矶,石矶对圣母千恩万谢后才出来。

(此处已添加小说卡片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
石矶在天庭来回奔走,石猴也在下界忙碌。折枯松,编筏子,取个竹竿作篙,然后独自登筏,尽力撑开,飘飘荡荡,向大海中划去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